王雷的故事 - 新加坡反賭影片

王雷的故事



新加坡歌台天王王雷,他的人生猶如一部劇情峰迴路轉的勵志電影。僅有小學學歷,當藍領工人二十載,近四十不惑之年才在起跑點出發,新加坡歌台天王王雷憑藉好歌喉與急智迅速竄紅,功成名就後卻又迷失自己而嗜賭欠下巨債,在好友阿南(知名諧星鐘耀南)驟世後猛然醒覺,拼命還債換來新生,繼續叱吒新國歌台與影壇。

王雷在40歲前一直過著一窮二白的生活。 “家境困苦,小學畢業就在工廠當童工,17歲去當兵,服完兵役後前路茫茫,結婚後太太懷孕我失業。”人生的前四份​​一劇本,已是一潭苦水。

“當時候靠太太去工廠當女工上班維持家計,我永遠都記得當時候的情景。清晨太太外出上班前,總會在我的錢包放下5新幣,讓失業的我當餐費。連續幾個月都這樣子,我很沮喪也很心疼,心想等孩子出生後,又該怎麼辦。我咬牙去當了自己最不想做的鐵廠工人。”

“薪水800新幣要養家養媽媽。後來輾轉在做賣勞力的扛貨工人,直到35歲,有個機會轉業當汽車買賣經紀,原本經濟改善了一些,但好景不常,新加坡於1990年為了治理城市交通擁堵而推行擁車證(COE),汽車買賣業務一落千丈,我又打回原形當送貨工人。”

最潦倒的日子,夫妻倆身上只剩下5新幣。 “1號發薪,我們31號晚上就等在提款機前面,按250新幣出來,240新幣都用作家用,我留10新幣撐兩個星期,我常常不吃午餐,只喝開水或啃麵包,也不敢讓太太知道這樣的窘境。

38歲那年,王雷偶然參與新加坡社區聯絡所辦的卡拉OK比賽,他看中300新幣首獎獎金,最終只獲次獎200新幣獎金,但卻意​​外被評審看中他。 “1999年,我39歲,經由這位評審牽線,我在新加坡歌台出道,當時一場唱酬80新幣,這位評審抽每場50新幣佣金,但我還是很感恩,那是我當藍領時賺不到的錢。”

他模仿陳雷惟妙惟肖因而大受歡迎,出道不久,在一個月就能夠接150多場工作。 “當時候的收入差不多有5千新幣,對當時的我來說,是天文數字哪。我每每回家和太太分享喜悅,兩個人都為這樣的轉變而雀躍不已。”

後來的後來,他的名氣甚至遠揚至鄰國,大馬與印尼的工作邀約不斷,短短數年間,他從“老新人”變“老大哥”,2006年,他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型歌台演唱會,2500個座位爆滿,足見他的人氣有多旺盛。

40歲之後,歹命似乎斷在前塵往事,好運不斷找上門,新加坡知名導演梁智強看上他的幽默主持風格,他從一個歌台歌手與主持人,一躍成為大銀幕裡的明星,至今已參與由梁智強導演的15部電影。

在那些爆紅的日子,他曾經迷失自己染上賭癮簽下巨債,也開始有後進的歌台歌手模仿陳雷並大打削價戰,王雷在那個時候決定轉型成為主持人。 “有時候逆境就是轉機,後來無論是電影或廣告機會都頻頻找上門,每一個把你迫到牆角的逆境,都可能是一個轉機。

2007年到2009年,王雷在耀眼光環裡迷失,和好友阿南曾經在郵輪上豪賭3天,每人輸了23萬新幣。 “我和阿南只能拼命地在大馬和印尼接工作,回來新加坡還債。”2009年到2011年,他欠了百多萬新幣賭債,當時他的工作滿檔,別人以為他日賺斗金,不知他是在拼命工作還債。

“阿南過世,我到他的靈前上香時,耳邊彷彿傳來阿南的聲音,要我不要像他一樣,勸我一定要戒賭。他出殯日那天,我決心戒賭,也把信用卡剪掉,拼命工作,總算在2012年還完債務。”

為了決心戒賭,他自己申請把名字列入全球賭場的黑名單,除了雲頂(要演出的緣故)。 “我在新加坡賭場一個小時的唱酬4千新幣,卻曾在一、兩個小時內,輸掉4萬新幣。”

“戒賭後,只要有工作邀約,我一定不推,團圓飯、結婚紀念日、孩子生日等節慶,我都在工作中度過,太太則負責掌管經濟大權,把我賺回來的收入分配好還給不同的債主,老實說,太太真是太辛苦了。”

“我不是一個好父親,但我是用心的父親。”王雷在出道前一窮二白,卻盡量不讓孩子吃苦。 “我還是一名藍領工人時,記得大女兒6年級,下課回來說老師要學生買電子辭典,我和太太去商場一看,要價367新幣,那是我半個月的薪水,但我還是去跟高利貸公司借錢買下電腦辭典。”

王雷有二女一子。把債務還清後,他開始有餘錢,孩子也逐漸長大。 “坦白說,我自己吃過太多苦,我希望孩子能夠走捷徑,因此我出錢協助他們創業,兒子開甜品店,小女兒開美甲店,這是我作為一個父親能為孩子舖的路,何樂不為呢?”

“我和小女兒感情特別緊密,她是一個很貼心甜蜜的孩子,很關心我,會抽時間陪我吃飯。”長相甜美的小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,今年王雷在怡保拍戲數個月,又碰上哮喘病發作,情緒低落之下,傳訊息告訴小女兒說:爸爸早晚也是會離開你的。 ”“這孩子急得馬上回訊:“爸爸,我情願用自己的生命和爸爸交換……”說著說著,王雷眼眶紅了,忽然哭得不能抑制。孩子對他的愛,讓他“浪子回頭”。 “現在的我可以為了家人推掉工作,去年我推掉在印尼演出賺美金的工作,為的就是和家人吃團圓飯。”

王雷生命中不可或缺的,還有無論貧富都陪他一起捱的太太。 “太太跟著我著實吃了不少苦,戒賭後,我帶了太太到全世界旅行。”努力想彌補那些錯過的愧疚的,但有一個遺憾,是永遠補不上的缺口。 “我在欠債累累時把結婚戒指當掉了,現在想重新定制一個,但太太說不用了,因為意義不一樣了……”


免責聲明:本站不製播、不下載、不更改、不儲存任何節目,所有內容均為各電視台發佈於Youtube等傳播平台上,本站僅嵌入式直播源播放,並未擁有影片實況技術。



王雷